MG放水時間,漂泊與自由:橫行詩海的船意象 古詩詞作文2000字

杜甫詩中的船意象出現最爲頻繁,表現漂泊之感也最爲強烈:

喜歡一個人行走在小鎮濕答答的石板上,喜歡一個人融化在小鎮氤氲的水汽裏。久了,便成了一種依戀。MG放水時MG放水時間總是這樣不停地穿梭,尋覓,遊蕩,渴望那些與它靈魂同在的痕迹。

唐代以前,船意象在詩歌中出現頻率不高,也不具有典型性。大唐帝國版圖遼闊,國勢強大,文人多積極進取,漫遊與幹谒成爲時代風氣。李白仗劍去國,辭親遠遊、杜甫放蕩齊趙間,裘馬頗清狂、岑參則從軍中絕漠,體驗異域風情他們的活動領域廣大,精神氣度之恢宏,都是前代詩人無法比擬的,這成了唐詩繁榮的一個客觀條件。漫遊雖然豪壯,偶爾也會有故國之思;幹谒的路途不可能一帆風順,失意中難免自傷身世,即使順利進入官場,宦海沉浮,很多人的生命耗費在往來奔波的途中。于是,他們寫了很多詩,詩中每每提到旅途中藉以安身的小船。

細草微風岸,危樯獨夜舟。星垂平野闊,月湧大江流。名豈文章著,官應老病體。飄飄何所似,大地一沙鷗。《旅夜書懷》

水,悠悠地從指間流過

木葉紛紛下,東南日煙霞。林山相晚暮,天海空青蒼。暝色況複久,秋聲亦何長!孤舟兼微月,獨夜仍越鄉。劉春虛《暮秋揚子江寄孟浩然》

下面有兩首詩中的船意象卻更多融入詩人的漂泊之感:

渡遠荊門外,來從楚國遊,山隨平時盡,江入大荒流。月下飛天鏡,雲開結海樓。仍憐故鄉水,萬裏送行舟。

深井。

這兩首詩的主題與意象群極爲相似:兩位詩人都漂泊異鄉,棲身客舟之中,暮色回合,夜風吹動岸上的樹葉,發出淒清的聲響。在作客他鄉、旅途孤寂之中,兩位詩人不約而同地想到昔日的朋友,寫詩以寄情。作爲詩的中心意象,前者是月照一孤舟,後者是孤舟兼微月,都強調月與舟的組合,而特別突出一個孤字。詩人運用音響(猿啼、秋聲),靜景(明月、林山晚景)、動景(急夜流、紛紛木葉)、色彩(滄江、青蒼)烘托出月照孤舟的意象,將漂泊之感、故人之思融入景物描寫之中,具有動人心弦的藝術魅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