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28本期問路官網-冬來了

   加拿大28本期問路官網曾看見過一張照片,那是一幅藏東南的原始森林的照片,視野所及之處全是高聳的林木,上面盤纏著奇形怪狀的攀援植物;許多植物的根暴露于土壤之上,交錯糾結,一路崎岖地伸向不知名的遠方。或許從天空俯視,這片原始森林就像山的一件華美蔥茏的袍服;而只有身處拍攝者的位置才能覺到自身的渺小不可及,蓊郁的樹冠幾乎遮住了所有的陽光,底下暗無天日,似乎披著了一層暗墨色,表面靜默;而在陰晦中,你看不見那其中的一個個細胞,正努力生長,沖破黑暗,刺向雲霄。
  我驚歎于這大自然的手筆。曆經千百萬年它依然聳立,巍峨不可動搖,維系了一方水土,存在了許久,許久。
  或許這種景象我只能透過雜志的彩照盡情想象了。只有親身涉足過的人們,才有資格述說原始森林在眼前是無法顛覆的偉岸和深邃,穿越時空绮麗的偉岸和深邃。歸來後,便是曾經滄海。
  而有另一種意象又不同。如果說原始森林是金戈鐵馬,那麽她就是綠水人家;如果說原始森林是少數民族粗犷的音調、黃土高坡上刮過的信天遊,那麽她便是妩媚柔軟的吳侬軟語、吳越地區流傳的黃梅戲。在氣勢上,她永遠比不過那占有了亘古時空的原始叢林。她,便是江南的林。
  江南的一切似乎都是婉約的,仿佛都鎖于了“杏花春雨”,仿佛都鎖于了“小橋流水人家”的粉牆黛瓦,鎖于了細雨朦胧中油紙傘下的一縷芬芳。而在溫潤的日子裏,那一打慵懶的陽光,輕柔地鋪下一層樹蔭,從困倦我曾看見過一張照片,那是一幅藏東南的原始森林的照片,視野所及之處全是高聳的林木,上面盤纏著奇形怪狀的攀援植物;許多植物的根暴露于土壤之上,交錯糾結,一路崎岖地伸向不知名的遠方。或許從天空俯視,這片原始森林就像山的一件華美蔥茏的袍服;而只有身處拍攝者的位置才能覺到自身的渺小不可及,蓊郁的樹冠幾乎遮住了所有的陽光,底下暗無天日,似乎披著了一層暗墨色,表面靜默;而在陰晦中,你看不見那其中的一個個細胞,正努力生長,沖破黑暗,刺向雲霄。
  我驚歎于這大自然的手筆。曆經千百萬年它依然聳立,巍峨不可動搖,維系了一方水土,存在了許久,許久。
  或許這種景象我只能透過雜志的彩照盡情想象了。只有親身涉足過的人們,才有資格述說原始森林在眼前是無法顛覆的偉岸和深邃,穿越時空绮麗的偉岸和深邃。歸來後,便是曾經滄海。
  而有另一種意象又不同。如果說原始森林是金戈鐵馬,那麽她就是綠水人家;如果說原始森林是少數民族粗犷的音調、黃土高坡上刮過的信天遊,那麽她便是妩媚柔軟的吳侬軟語、吳越地區流傳的黃梅戲。在氣勢上,她永遠比不過那占有了亘古時空的原始叢林。她,便是江南的林。
  江南的一切似乎都是婉約的,仿佛都鎖于了“杏花春雨”,仿佛都鎖于了“小橋流水人家”的粉牆黛瓦,鎖于了細雨朦胧中油紙傘下的一縷芬芳。而在溫潤的日子裏,那一打慵懶的陽光,輕柔地鋪下一層樹蔭,從困倦裳,彈一弦琴,而五聲和。”他願爲“竹林七賢”之一,邺下放歌,曲水流觞,竹林飲酒,在觥籌交錯之間,他才找到真正的自我、找到真正滿意的生活了吧。
  相見,恨晚。木,林,森,不論直聳入雲,抑或盤繞山間,水氣氤氲,流雲百轉,霧霭作幔,河谷爲屏,都是遺世獨立的寂寞與潇灑。山林與滿腹經綸、龍章鳳姿、意趣疏遠、心性放達的他們一定是同源而生的,至少也是精神上融在了一起。很幸運,擺脫了中國文學史上又兩端郁郁而終的辛酸苦澀。山野中,那山川,那溪流,那風雲,那飛鳥,那流音,攜著他們的形影;風起雲湧,鳥鳴葉落,就不僅僅是詩意,任一點動靜都蘊藏著一段無窮盡的哲理,催他們綻放得如此精彩,引生命之一次又一次極致。
  可惜,這畢竟是過去了。曆史的風,冰冷的呼嘯而過,這些曠達,這些怡然,都被帶去了千年以前,帶去了泛黃的線裝書中,帶去了現代人少有觸及的記憶裏。鋼筋水泥的今天,忙碌旋轉的今天,我們是否也要回歸山林,洗去蒙于心智上的那層塵埃?如果沒有從俗累中走出來、伫立于其間的人,那麽,花,樹,也寂寞了。
  漫步林中,盡管不能一路招搖地走出一段曆史上的佳話,那就披一襲靈性,披一襲風情,讓林間的青草香,沁入心脾,沁入靈魂,沁入久違的悠閑和詩意吧。

   在秋的尾聲裏,冬踩著秋的影子悄然來臨。
  一夜北風之後,枝上的殘葉徹底失去了曾經的青翠和神采,變得幹枯而卷曲。然而,在我眼中,冬卻並非一個衰敗的季節,與其它季節相比,冬季賦予人類的似乎是更深沉、更獨特的曆練和摯愛。
  初冬時節,冬給人最明顯的感覺就是驟降的氣溫和直刺肌骨的寒氣。但是,禦寒的棉衣卻裹不住女孩子們的青春靓麗。大街上,時尚又個性的長靴、短裙,大衣、小襖,映著張張嬌顔粉面,盡展冬日風采,絲毫不見笨重。窈窕的依然窈窕,活潑的依舊活潑,構成一道亮眼的活力風景線。
  並不是所有的人都能領略冬的魅力的。春有春的柔媚,夏有夏的激情,秋有秋的豐韻,而冬的味道則需要仔細、深入得回味。冬好象一個桀骜不馴、不會取悅他人的人。但與冬的冷峻、深沉、粗犷與豪邁相比,春、夏、秋就都顯得有些單薄了。冬季,是煉就毅力、鑄就剛強的季節。如果不曆經冬的嚴寒,人會多幾多優柔、軟弱,少幾多強勁、魄力?如果四季中少了冬,世間會缺失多少風姿,人生會增添多少遺憾?
  冬並非一個停滯不前的季節。經曆了春華秋實,冬只是勞碌之後暫時的休整,是一個積蓄力量、儲備能量的階段,就好象人的無爲和沉思。冬季,也是一個生長的階段。只是這種生長是地下的生長,並非顯而易見。地下之根也只有在耐得嚴冬之寒後才會有來年更強大的生命力和更茁壯的枝繁葉茂。冬又象一位偉大的孕期中的母親,將自身的營養默默地、無私地奉獻給了她的孩子——春。雖然她暫失少女時的輕靈豔美,但卻孕育了一個更加嬌嫩美麗的生命。
  黎明時分,天還未明,空中籠罩著一層薄薄的霧氣,路燈都還亮著,幽暗的天幕上,彎彎的月兒淺淺淡淡地斜挂著,稀稀落落的幾顆星星象是帶著一絲倦意。天氣的寒冷讓人感覺臉和手都冰冰的,不由地渾身發緊,同時也很令人頭腦清醒,困意全無。此刻的萬物都沉浸在初冬所特有的清寒的氛圍裏,忽然感覺冬是有神靈、有魂魄的,尤其是冬晨這無形無聲、無處不在又無人不敏感、不警覺的冷默的氣息,難道冬不是一位至高無上的神,正以她獨有的方式考驗並關注著世上所有的生靈。正所謂大象無形,大音無聲。其實,寒冷並不可怕。只要沿著馬路慢跑上五分鍾,寒意立時就會被驅散;再跑上一段,你會感覺凍得緊縮的身軀,就象烤箱裏的面包被烘烤過一樣暖熱、舒松、膨化,很是惬意。這讓我想到了物質的自燃。實際上,人自身從內向外産生的熱量要遠遠勝于來自外部的供給。
  只有在冬天裏,才會更深刻地領悟溫暖的涵義。風雪交加時,饑寒交彙、行色匆匆的趕路人,一踏進暖融融的家中,還有什麽比親人體貼關切的目光、滿桌熱滕滕香噴噴的飯菜更讓人覺得溫暖的呢?還有什麽比這更直接的溫暖?還有什麽僵冷不會立即消失?此外,在我的印象中,似乎也只有冬夜裏的煙花焰火才更有生趣,更有意義。
  冬是一個滿懷希望的季節。冬天裏人們過春節、鬧元宵,無不表現了人們對春的期待、企盼和迎接。依然冰封的節日裏,人們張燈結彩、喜氣洋洋,已然是一派春的景象。
  冬來了,已逝的春還仿佛是昨日,往年的夏、往年的秋也還仿佛是昨日。大自然真是奇偉,隨著時間向前推進,不停地變換著季節,呈現出截然不同的風景。不論春夏,還是秋冬,都各有特色,就象人一樣,各有各的優勢,各有獨特的一面,就看你會不會發現,會不會欣賞。它有規律地邁著自己的腳步,適時地變幻著生命的節奏,沉著、穩健,體現出一種異常的自覺和秩序。是一種怎樣的內在的力量穩控著這一切呢?自然是有靈性、有語言的,我可以用心和它交談,甚至勝過最親密的朋友。于是,無論什麽季節,我都不會感到孤獨,也感覺不到衰老。
  冬來了,以後還會有更凜冽的寒風,還會有更寒冷的冰凍,但也會有更美妙的雪飄,更動人的銀妝。冬來了,我們要有梅“淩寒獨自開”的傲骨。此時此刻,加拿大28本期問路官網眼前閃現著這樣一幅美圖:在茫茫雪野中,一個踏雪尋梅的紅衣女孩,欣喜地仰起臉,伸出手臂,去接住紛紛飄落的雪花,接住一個美好的冬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