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T衆神時代,當他逝去的時候

 風蕭蕭兮易水寒,荊轲立于山頭茫然凝視遠方,馬啾啾兮燕山蒼,衆人表情肅然,音樂的旋律戛然而止,高漸離悲壯的缶聲從此打住,衆人起立敬送PT衆神時代,太子丹奉觞端酒爲他餞行,臨別之時,他突然深深一拜,眼中滿含著熱淚,聲音哽咽地說:“先生,燕國全靠你了……”荊轲接酒一飲而盡,上馬揚鞭而去。

  走在去秦國的路上,荊轲的思維極爲煩亂,以往的事情仿佛曆曆在目,他情不自禁地長歎一聲,思緒一下子飛回到往日的時光中……

  秦國雄師揮戈東向,他們一舉掃滅了韓國、趙國、魏國,一時間,秦國的兵鋒直指弱小的燕國,燕國地處塞北,兵弱民窮,難于抵禦虎狼之師的秦軍,一戰之後,燕王率師倉皇而逃,太子丹一腔熱血發誓救國,他攜重金求到自己門下,聲淚俱下,一擲千金,贈良田,賜美姬,痛陳亡國之禍迫在眉睫。

  自那個時刻起,自己爲了報答太子的知遇之恩,救黎民免于兵戈之禍,我下決心苦練劍法,閉門謝客,每日練至晚上二更,聞雞起舞,雖說技藝大進,但身赴險地,強弱懸殊,吉凶難料!田光先生曾勸阻我說,不要以卵擊石,況且秦王武藝頗高,身犯險境,事情如果辦不成,反而讓人恥笑!但爲了燕國的百姓,我必須一搏,但願天佑燕國!

  想到這裏,荊轲加快了步伐,急忙趕路。

  秦王政在諸侯中以凶暴聞名于世,又自負先祖強大的基業,鯨吞六國,而他本人武藝精湛,根本就沒有把天下的群雄放在眼裏。他聽說燕使帶來了燕國降書、降表,于是他帶長劍,盛氣淩人地端坐于朝堂之上,等候著荊轲的到來。

  荊轲上前,心平氣和地翻著地圖,一點一點地向後翻著。

  也許弱者永遠擺脫不了被命運戲弄的命運。

  當圖窮匕首見時,荊轲忙上前抓住利刃,朝著秦王猛刺,雙方一場生死搏鬥就此展開,殿上的秦國武士怒吼聲沒有使荊轲退縮膽怯,秦國大臣百般阻撓也未能使他有半點分心,但秦王仗著長劍終于將荊轲打敗,傷痕累累的荊轲臨死之前,使出全身力氣,把匕首投向了自己的強大敵人。英雄長歎一聲,含恨而死。

  後人對荊轲此行的做法往往褒貶不一,但有個叫司馬遷的人,把荊轲的事迹列入了《史記》,原因很簡單,荊轲挑戰強者的勇氣令人欽佩:他是一個時代的化身,他雖敗猶榮。

誰不期盼破曉的綻放絢爛一季的輝光?

  誰不渴求籬下的花豔奪魁滿園的榮耀?

  誰不夢寐蒹葭的雙生雙息羨煞湖光的潋滟?

  誰不欣賞蝴蝶曼妙輕盈的舞姿、動人的旋律之下婉轉的飛旋,又有誰徹悟了蝶變的焦灼、等待,臨近破繭時耐不住的狂躁,好似一躍而生出溫柔一刀的牢籠,然而那守不住一季的莊重之蝶,在破繭期未到便提前賞覽景致的頃刻,斷翅的斷翅,無觸的無觸,殘缺的身體孕育了一年的包容卻抵擋不住這一季的浮華。

  我爲殘蝶感到萬分的悲痛和莫大的傷情。它們佝偻著不健全的軀體爬行,想飲草葉上的露水,微弱的漸黃的草葉已沒有青綠的映象,殘蝶沒能感受到露珠的清涼,它不堪忍受這折枝的生命之重。蝶兒蝶兒,草葉尚且知道春末的最後一縷風將結束自己的童年,開始邁入青年前的這場成人禮,爲何如此靈動的你卻等不得片刻,撲閃出自己滿世的妖娆,而換來今生莫大的悔恨。

  你需要等,草葉需要等,嗷嗷待哺的雛鳥需要等,最偉大的英靈們需要等,等待不是靜靜伫立,等待不是兀然獨坐,而是爲生命戴上一頂更美的花環,爲人生披上一件更華美的羽衣。等待不是久久地凝望,等待也不是遲遲不歸的癡傻,在等待中我們磨煉心智,鍛造剛硬的圍牆,保護自己嬌弱的精神世界。等待不像溫室裏的花朵,在潮濕溫暖的花房裏自在悠遊,永遠走不出那比掌心高出一度的溫暖。這種嬌憐之花的等待像是天上的群星,永遠蝸居在銀河系,在那裏活得潇灑爛漫,而一旦隕落則是廢石一樣暗淡無光,失去了往昔的潤澤。這樣的空虛等待和那提前破繭的蝶兒如出一轍。

  蝶兒何嘗不悔過?想回到往昔的辛苦,盡管現在想來那往昔的辛苦是多麽的不足挂齒。若是回到那曾經的似水流年,我知道你是會堅守住那短短一季的猶豫。春去夏來之時,滿園芬芳之時,陽光沐浴大地,雨水清洗草莖,烏雲遮蔽豔陽,鳥兒做伴歌唱。而蝶兒將是滿園最美的舞者,翩翩飛舞直到秋葉成堆,你默默堅守的靈魂仍不會枯萎!

  春來草自青,等待那初春、仲春或是暮春的來臨,讓春點亮你彩色的人生,擁有心底的期盼,懷抱著堅守的本真,PT衆神時代們都會有蝶變時絕美的容顔,驚詫整個世界的臉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