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網址開戶|彷徨,母語陌化

 東網址開戶聽,我看,我傾心思慮!

爲何在文字的胡同裏到處都布滿著英文字母的跫音,縱然模糊不清裏,人們還在秉燭長吟著A、B、C、D。

我坐,我站,我倍感彷徨!

剩下的只有喟然長歎。拇指錯位,母語陌化!難道孩子與母親就注定要身隔牆堵,而流離失所?

埃及的古文明早已讓泛濫的尼羅河水和血醒的英國殖民泡得凋謝了朱顔,美麗的古巴比倫飲著狂虐的風沙消逝在廢墟之中,而強大的瑪雅文化,如今也只有在亞馬遜平原的廣闊遺址裏去探戈它昔日的輝煌!只有漢語,在長江、黃河的千裏波濤之中應運而生,把中國幾千年的文化積澱傳呈了下來,使我國文化屹立于東方民族文化之林!

曾幾何時,漢語並非是毫無情感的死物;又曾幾何地,母語如紐帶般將我們緊緊地連接在一起。王勃低唱“他日趨庭,叨陪鯉對”;白居易長恨道“回頭一笑百媚生,六宮粉黛無顔色”;朝如青絲暮成雪的老者在爲天下黎民滴血“牽衣頓足攔道哭,哭聲直上幹雲霄”;李白醉酒“抽刀斷水水更流,舉杯消愁愁更愁”……所有的所有,一切的文字都舞盡文人的撕心裂肺,到處都塞滿了漢語濃厚的韻味!

展轉反側,流淚心傷。而今到處都把英文字母貼在大街小巷當作快樂崇拜的宣傳,還有大學的必修課竟然是英語,以及更多的場合竟需要用英文演講,一切的一切,難到我們的母語就這般毫無用武之地嗎?我不希望漢語成爲看客,因爲漢語是我們民族的命脈,是我們民族的凝聚力,是我們民族獨立的象征!

在當今世界多元文化競爭與交彙的時代,漢語熱在世界其他國家一直在升溫,然在華夏子孫的心中卻爲何要漫向低潮!我不敢奢想太多,但我深味到阿Q在無奈和落寞時是多麽的可悲,也感歎駱駝祥子的命運是何等的淒涼,更知曉與別人沒有共同語言的恐懼和憂慮,所以,我只得借著母語強大的身軀來慰藉我深靈的哀傷,在那裏可以聽得到一個民族在滴血的聲音!

朋友,我的同胞!讓我們攜起雙手像海洋那樣去聚集漢語所有遺落的水滴,讓東網址開戶們與所有遺棄母語的行爲和流言飛語做鬥爭,爲建設中國特色的和諧社會打下堅實的根基,讓母語騰飛在黃色膚種的浩瀚星空!

  從前有個人,他養了一只鷹,後來這鷹逃走了。幾天後,在山上發現了鷹的屍體。主人想不出爲什麽鷹會無緣無故的死,在守林老人的指引下,他剖開鷹腹,才恍然大悟。
原來鷹在籠中,養尊處優,竟失卻了獵食的能力,腹中空空如也,活活餓死了。
孩子是一群終究要離開籠子的鷹,每一位父母,每一個家庭,都只是暫時的避風港,要出海的船,是終究要出海的,要經曆的風浪,是終究無法避免的。人生的許多路、許多暗夜,只能獨自去面對,孩子的人生,父母無法去替代、去承擔。
然而,試看今日之中國,哪裏沒有鎖在籠中的“鷹”?他們從沒有經過曆練,他們從來都是在父母的呵護下小心地生活。上學嘛,有父母接送,有父母幫助背書包;生活嘛,有父母幫著洗衣洗被,幫著穿衣服系鞋帶;甚至去夏令營,也有父母准備好足夠的食物,足夠大的裝髒衣服的袋子……
試想這樣的一群“鷹”飛出籠子,還要如何生活?他們除了感覺到生活的麻煩與沉重外,還能怎樣,清華大學曾辭退了一個學生,原因是該生在學校竟不知如何穿衣服,系鞋帶。另有報道說,曾有一女生在校不知如何吃雞蛋,只好哭著握著兩個雞蛋回家。這樣可笑的事情居然是現實生活中活生生的。奇怪嗎?不奇怪!有這樣的教育,就會有這樣的孩子。
並非用甘蔗汁澆灌出來的甘蔗就是甜的。孩子的成長需要磨砺,孩子的能力只有在磨砺中才能形成。馬卡連柯曾一針見血的說“過份的溺愛,對孩子而言是一種毀滅。”這並非聳人聽聞。
可曾見過傲立懸崖的孤松?在寒風中它的莖爲何巋然不動?那是由于他從巨石中探出身體的時候,已經飽受了苦難的摧殘。
可曾見過蹁跹飛舞的蝴蝶?在陽光下它的雙翅爲何那麽雄健?那是由于破繭而出的時候,它用盡了一生的力氣把體液擠往雙翅。
“寶劍鋒從磨勵出,梅花香自苦寒來”,“白玉不毀,孰爲珪璋”。古人雖已遠去,但言猶在耳啊!
有人說:國家的前途與其說握在掌權者手中,不如說握在母親手中。家庭教育,關系國家命運。希望天下父母把孩子籠中放飛,讓他們去經曆風雨,讓他們去打造雄健的雙翅。